•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
财经杂谈

2020年,锦鲤附体,“躺赢”的江淮

时间:2020-06-17 10:00:50   作者:一笑而过   阅读:117   评论:0
成功从来不是仅凭运气就可以。

几乎没投入一分一毫,江淮汽车就已赚得盆满钵满。

2020年,锦鲤附体,“躺赢”的江淮
来源:Pixabay

从去年9月靠拆迁净赚2亿元,到今年2月因合作伙伴的蔚来中国项目连续两个交易日涨停,再到大众集团入股消息利好,9个交易日获7个涨停板,10日内股价累计涨幅近115%。

在乘用车领域存在感不高的江淮,仿佛突然之间拥有了“锦鲤体质”,日子过得顺风顺水。

与大众的合作中,江淮不仅得到了大众集团10亿欧元(约合人民币80.2亿元)的注资,6月12日,大众中国投资45.2亿元认购合资公司江淮大众新股权,增持股份至75%后,江淮大众也有望成为比肩南北大众(上汽大众、一汽-大众)的“第三极”。

2020年,锦鲤附体,“躺赢”的江淮
江淮与大众战略合资合作协议签署仪式 来源:江淮汽车

另一桩合作中,蔚来中国落户合肥,江淮代工车型增至3款(新增蔚来EC6),中金公司认为,随着蔚来更多车型导入以及更多技术升级,江淮有望提升自身新能源产品技术实力,在中低端新能源车市场争取更多市场份额,与蔚来的合作将更具协同性。

“一个是全球化,一个是拥抱互联网”,江淮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安进如是总结这两项重大合作,江淮虽然企业不大,未必有名,但“还是很有远见的”。

这份“远见”促成了4年前那笔大胆的投资。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曾在公开场合多次表示,感谢江淮在2016年“愿意投几十亿给一个PPT造车公司”。

江淮与大众的合作则要追溯至2015年,据外媒报道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带德国总理默克尔访问自己的故乡安徽时,江淮借机向大众提出了合作建议,经过两年多的商谈才最终促成合作。

因此,2020年江淮“躺赢”并非仅凭运气,更像是多年耕耘终于等到收获的季节。

为什么是江淮

当年的“PPT造车公司”如今已是造车新势力中的头号玩家,有能力将选择权攥在自己手中。江淮大众也未能如南北大众一般得到大众集团的全力支持,甚至频有“项目中止、人员解散”的传闻传出。

在此背景下,大众和蔚来为什么依旧选择了江淮?

公开报道显示,大众2004年就有意提升所持一汽-大众股比。从2011年开始,随着双方合资经营年限临近(2016年到期),大众高层开始在各种场合表达增持股比的意愿。2013年,时任大众CEO文德恩通过媒体公开喊话,希望增加股比。2014年8月,大众高管再次表示已经在和一汽讨论延长合资企业年限,谈判内容“可能”包括增加股比。

2020年,锦鲤附体,“躺赢”的江淮
大众集团CEO迪斯在2019年年会上表示计划提升在华合资公司股比 来源:大众集团

股比调整意味着利润重新划分。据中金公司报告,2019年华晨中国的税前利润中121.2 %由华晨宝马贡献。宝马增持华晨宝马股权至75%后,华晨宝马对华晨中国贡献的投资收益将下降 50%,华晨中国税前利润将下降 60.6%。一汽自然不愿意放弃合资公司的控制权。大众若想提升合资公司股比以掌握控制权,江淮大众是最好的、也是现阶段唯一的选择。

此外,江淮在新能源汽车领域拥有的产能、生产资质、销售渠道等“硬件”,可以帮助大众更快开拓中国新能源车市场,以及应对国内严苛的双积分政策。

对于蔚来而言,目前的资金状况不足以支持其自建工厂,代工仍是最好的选择。在这种情况下,继续在“完全按照蔚来的工艺要求设计产线”的江淮工厂生产汽车,是最佳解决方案。2019年江淮年产量42万辆,总产能高达80万辆。也就是说,江淮有近一半产能闲置,蔚来没有必要再与其他车企合作。

2020年,锦鲤附体,“躺赢”的江淮
江淮蔚来工厂 来源:蔚来

一直很有远见

纵观江淮30年发展历史,江淮几乎把握了每一次市场机遇。

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,江淮只是安徽省机械局下的一家汽车零部件供应商,兼生产部分商用车型。1990年,江淮开发出一款客车专用底盘,改变了此前国内客车只能由货车底盘改装的局面。两年后,江淮又开发出国内第一款后置发动机底盘。1995年,江淮成为国内客车底盘销量冠军。

1996年12月,江淮接手合肥客车厂,扩大客车领域战线的同时进军货车领域,同年推出轻卡帅铃,并逐渐发展出高中低三个层次的产品线。据中金公司研报,目前江淮轻卡保持行业市占率第三水平,为江淮主要盈利来源。

2001年,中国加入WTO后,乘用车自主品牌如雨后春笋般涌现。深感“不做乘用车,江淮就会被市场边缘化”,江淮成为第一批从商用车转向乘用车的自主品牌。引入韩国生产线后,2002年第一辆江淮瑞风MPV下线,因占得先机,2002年江淮瑞风累计销量在国内MPV总销量中占比高达62%。

2020年,锦鲤附体,“躺赢”的江淮
江淮瑞风 来源:江淮汽车

据国际金融报报道,江淮乘用车于2010年在全国建立150家专营店,销量达到创纪录的20万辆,位列当年自主品牌销量第7,占江淮当年总销量的43.4%。但好景不长,巅峰过后江淮乘用车销量增速大幅放缓。2014年,江淮轿车产品销量为5.28万辆,同比减少50%。

2014年,“混改”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,江淮为了改善盈利状况,成为混改“急先锋”,同年7月便通过吸收合并的方式引入资本。不过,混改在短期内改善了江淮的盈利能力,却没有起到根本作用。

2018年,江淮出现20年来首次亏损,净利润同比下降282%,亏损7.86亿元。

安进是一个沉得住气的人,他曾在接受中外管理采访时表示,没必要太在意产销量增长的一时快慢,“就像骑自行车一样,骑得太快容易摔跟头,骑得慢反而长本事”。

在合作中长本事

回顾江淮的发展历史,在乘用车领域,除抢占市场先机外,产品并不具备突出优势,很容易在红海市场败下阵来。

江淮意识到这一点,开始以“在合作中长本事”为战略进行转型,因此便有了豪掷20亿为蔚来建厂、开放股比吸引大众增资的故事。

江淮做汽车这么多年,如果不是跟蔚来合作,“谁也不知道我们是谁”,安进曾表示,江淮就是要通过代工蔚来产品告诉大家,江淮具备制造“世界一流汽车”的能力。

与此同时,江淮尝试重新梳理乘用车产品线。从去年11月至今年5月,江淮共推出嘉悦A5、嘉悦X7以及江淮iC5三款车型。2020年4月,江淮乘用车销售1.44万辆,同比增长11.4%,其中嘉悦A5销售0.55万辆,环比大增90.6%,有望成为江淮新的增长动力。

2020年,锦鲤附体,“躺赢”的江淮
江淮嘉悦X7 来源:江淮汽车

不过,不论是与蔚来深化合作,还是新车型初战告捷,对于江淮来说这些只是“小火慢炖”,真正的“猛药”还是大众入局混改。

与6年前资本层面的混改不同,大众集团是全球排名第一的汽车制造商,其领先的管理模式、工业制造标准、技术及人才才是江淮转型所需“良药”。

大众控股江淮大众后,此前拟推迟的西雅特品牌入华项目或将重新提上日程。中金公司数据显示,2019年西雅特全球零售量57.4万辆,连续3年维持两位数增长。2019年税后净利润同比增长17.5%至3.46亿欧元(约合人民币27.7亿元),利润率3.1%。中金公司预测,如果西雅特引入江淮大众,凭借国内劳动力及零部件成本优势,预计西雅特净利率有望高于原有水平,江淮可以通过西雅特新车型的注入提升净利润。

2020年,锦鲤附体,“躺赢”的江淮
2018年大众中国、江淮汽车和西雅特签署谅解备忘录 来源:江淮大众

此外,中金公司认为,由西雅特负责的入门级电动车平台开发项目“MEB Entry”也有望由江淮大众接手。该平台为MEB向下延伸的开发平台,计划生产2万欧元以下价位的低成本小型电动车。

强大的合作伙伴无疑可以带来诸多优势资源,但“依附于”强者终归不是长久之计。如何壮大自己,是江淮接下来需要思考的事。

作者 | 程潇熠

编辑 | 李欢欢

文章版权归原作者,如需转载请私信未来汽车日报(ID:weilaiqicheribao)


相关评论
造价工程师家园  皖公网安备34011102001812号  皖ICP备20004696号
Powered by OTCMS V5.32